水利遗产
溇港文化
来源: 《中国国家人文地理·湖州》2017年10月第1版   2021-02-05 17:31:34  阅读量 0

在太湖沿岸,一条条水道自太湖向内陆延伸,在广袤的大地上呈现出纵横交织的水网,这是一个古老而庞大的水利工程系统,叫作溇港。溇港是古代太湖流域劳动人民在与洪涝,干旱的较量中,开渠排水,培土造田,变滨湖湿地滩涂为膏腴沃壤的一项独特创造。这一水利系统至今已运行了近2000年,其独特的架构,宏大的规模,科学的设计,代表了农耕文明时代水利水运工程技术发展的最高水平,在我国水利史上的地位可与四川都江堰媲美。地处太湖南岸的湖州便是生发于溇港圩田之上的一座水乡城市,因湖而名,因溇而生,因港而兴,是太湖溇港发端最早,体系最完善,特征最鲜明,存续时间最长和唯一完整留存至今的地区,是名实相符的溇港古邑。

据明代《三吴水利论》记载:“按诸溇界乌程,长兴之间歧而视之,乌程三十有九,长兴三十有四,总而论之计七十有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经过勘察,湖州确有73条溇港,印证了古籍的记载。

如果把时间的齿轮拨回到史前,太湖南岸的湖州曾是一片沼泽,这里河漾密布,港汊交错,仰承天目山洪水过境,俯受太湖高潮逆浸,形成了大片渺无人烟的滩涂湿地。湖州先民在沼泽滩涂中导水作田,使这块曾经际海茫茫的洳湿之地成为水旱无虞的风水宝地,孕育出了“田池布千里”的南太湖风貌,树立了一个早期中国先民肇造文明的典范。

溇港肇始于夏商,经过春秋至五代时的大规模筑堤开渠,排水整治,太湖沿岸出现了环湖大堤,节制太湖蓄泄的涵闸港道体系也已经建设完成,在滩涂上诞生了河渠,农田,乡村,市镇以及周密的水利管理系统和制度,逐渐形成了“十里一横塘,七里一纵浦”的太湖溇港与塘浦圩田系统,曾经地广人稀的太湖流域,成为无饥馑之患的鱼米之乡。到了宋代,太湖沿岸“围田相望,皆千百亩”,蚕桑,养殖等高附加值的商品农业大规模发展起来,成为中国农产品和纺织品的主产区。湖州成为名副其实的国之仓廪,圩田上“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满载着粮食的漕船通过溇港转道大运河,运往北方,成就了一个又一个一统与盛世。伴随着溇港圩田空间利用的细化和商品农业的发展,湖州成为我国桑蚕产业和淡水水产养殖业的重镇,享有“丝绸之府”和“淡水鱼都”之誉。溇港带给后人无数的恩泽,是湖州人生活安定,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根基所在。

今天,尽管曾经舟楫往来的溇港大多已寂静无声,但穿越千年而来的塘河依旧水流不息,在湖州一带仍旧有保存完整的大小50多条溇港在发挥着作用,像一条条灵动的血脉,滋养着一方丰饶。“港里高圩圩内田,露苗风影碧芊芊。家家绕屋栽桑柳,处处通渠种芰莲”,南宋项世安的《圩田》诗中所描绘的风貌迄今依旧。


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太湖溇港

溇港是先民在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创造的适应太湖沿岸地势低洼,河网密布等水土资源特点的水利工程体系,它包括匠心独运的湿地排水技术,横塘纵溇的独特结构和设计简洁巧妙的水利工程建筑群。

“一万里束水成溇,两千年绣田成圩。”打开湖州地图,可看见一条条南北向的河道伸向太湖,叫作“溇”;一条条东西向的河道横贯其间,叫作“塘”,横塘纵溇之间的岛状田园叫作“圩田”,如梳齿般繁密的溇塘河道与星罗棋布的岛状圩田构成了棋盘式的溇港圩田系统。

湖州所在的苕溪冲积平原,本为天目山与太湖之间的狭小平原,这里的河道短促,水流较为湍急,溇港系统充分运用东西苕溪中下游地区众多湖漾进行逐级调蓄,“急流缓受”,以消杀水势。通过人工开凿的东西向河道,如荻塘,北横塘,南横塘等使“上源下委递相容泄”,使东,西苕溪和平原洪水经溇港分散流入太湖。而以自然圩为主体修筑“溇塘小圩”,使原有河网水系基本不受破坏,发挥河网水系的调蓄,行洪和自我修复功能。

庞大细密的溇港系统,除却纵横交织的水道,亦包括水闸,桥梁等细节,这些细节中蕴藏着非同寻常的机巧和智慧。在每一条溇港水道汇入太湖的尾闾处均设有水闸,是溇港系统中由人力操作的关键部分。溇港上游区域遭遇洪涝时,水闸开启,泄涝入太湖而不使为患;太湖遇涝水涨之时,水闸关闭,防止湖水内侵害田;旱季,溇港水位降低,水闸开启,引太湖水流入溇港,供圩田上的居民生产生活之用。依靠水闸的调节,溇港中始终可以保持较为稳定的水位,实现了北宋范仲淹所说的“旱涝不及,为农美利”。

在溇港的入湖处,还蕴藏着另一个精妙细节。从空中俯瞰太湖南岸,可见湖州诸溇港入湖河道均整齐地折向东北方。每年冬季,太湖湖区盛行西北风,风携水,水裹沙,直扑南岸。溇港入湖口朝向东北,溇港所泄的水流就可以从侧面将南下泥沙重新冲入湖中,防止泥沙长驱直入,停淤河道,实现了自动的防淤功能。

此外,溇港下游河道两岸也暗藏玄机。这里的桥梁往往跨度窄小,将入湖的溇港河道突然收窄,形成了溇港“上游宽,尾闾窄”的独特河形。河水在从宽河流入狭窄的尾闾之时,为窄岸所逼,流速骤然增加,疾速冲向太湖,使水中泥沙激荡尽净,大大降低了溇港的疏浚成本,其巧夺天工的设计与现代工程流体力学的相关原理不谋而合。

溇港将蓄泄吞吐,分水引排的各项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为农业开发创造了良好条件,同时也推动了航运及商贸的发展,在太湖流域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太湖溇港是我国古代水利工程的光辉典范,给后人以极大的启示和教益。明代历任工,兵,更三部尚书的潘季驯便是从湖州走出去的一位水利专家,曾四次主持治理黄河和运河,在前后长达27年的治河过程中,将家乡先民在治理溇港中“巧借天力,顺应自然,桥堤束水,以水攻沙”的系统布局和对圩田规模选择,溇港朝向,形制设计的辩证思维运用到了治理黄河的实践中,形成了一套系统的治水思想和完备措施,为我国古代水利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影响深远。


太湖溇港以湖州最具代表性,湖州是太湖流域溇港圩田水利工程

系统发端的肇始地。随着时代的变迁,环太湖的溇港逐渐諴少,湖州是目前唯一完整保存溇港系统的地区。太湖南岸一条条完整的的古溇港,吴兴义皋村的古溇,古桥,古屋及圩田系统,大钱村的古街,古桥,古树,古牌坊,长兴小沉渎的太湖古堤,诸溇口门附近的古闸。都是保存较为完好的溇港历史遗存,也是溇港文化的典型载体和展现,而且至今仍然发挥着巨大的防洪,灌溉,排水,引水,航运和生态效益,这在中国和世界水利史上也可谓屈指可数。

2016年11月5—12日,在泰国清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灌溉论坛上,湖州太湖溇港成功入选《第三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让太湖溇港迈出国门走向世界,为湖州打造了一张沉甸甸,金灿灿的世界级文化名片,极大地提高了湖州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对湖州生态文明建设和文化传承具有重要意义。


千年溇港积淀千年文化

溇港系统不只是一项水利工程,更是催生了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深厚人文积淀的溇港文化景观,如古代聚落,古代水利建筑和相关传统习俗等,是先辈留下的丰厚而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太湖溇港地区保留的传统人文景观十分丰厚,无处不在。古桥散落乡村溇港之间,如幻溇村建于三国赤乌年间的元通桥,大钱村巡检司衙门前的普安桥,义皋村明代单孔石拱尚义桥等。溇港中摇曳的船舶延续着古老的航运文化,有“平三道,缆五道”大渔船,书船,往返大钱至无锡的湖锡班轮船以及农用摇粪船,捻泥船,捕鱼船。散布各处的塘门闸板,手拉葫芦吊闸以及常见于男子腰间,便于从事河工劳作的拙裙,无不保持着传统水利事业细节之处的巧妙与朴素。除此之外,还有由溇港衍生出的运河文化,稻作文化,丝绸文化,渔文化,旅游文化等,这些人文景观构成了太湖南岸风华无尽的溇港文化风情带,展示出一幅充满传统韵味的溇港农耕生活画卷,是太湖溇港延续至今的文化基因,具有独特的文化魅力。

绵延百里的太湖溇港与太湖,苕溪,远山,汀洲,芦滩,渔灯,帆影,垂柳,水鸟等景观融为一体,充满了诗情画意,令历代文人墨客钟情,苏轼以“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荡荡纳千派”形容溇港的频密;戴表元以“山从天目成群出,水傍太湖分港流”生动勾勒出溇港古邑的山水形胜。元末的张羽,明代的闵珪,清初的郑板桥以及当代的茅盾等文人墨客均以诗表达了对湖州溇港风情由衷的赞美。

太湖溇港地区保存着颇具地方特色的水利民俗文化——广为流传的防风氏治水和范蠡西施泛舟五湖的传说,都与湖州先民早期的治水活动有关;各溇港口门和村镇都有水神庙,定期举行各类祭祀活动,是维系乡谊,传承文脉的重要场所,车水号子,渔歌渔谣则是经久不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4年,湖州市入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太湖溇港文化作为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文化遗产被提到了重要地位,国务院在批复中特别指出:“湖州市历史悠久,遗存丰富,太湖溇港文化景观价值突出,城区传统格局和风貌保存完好,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令世人瞩目。

  
Baidu